快捷搜索:  as/  as  test

北京法源寺 十年读一书(上)

申博Sunbet

申博Sunbet作为玩家首选的网上娱乐平台,公平公正公开,还有全方位360度无死角线上直播,给玩家最新颖和最全面的游戏观感,网上客服在线值班,有问题随时解决,免去用户的后顾之忧。界面不仅简洁易懂,容易操作和上手,还精心挑选最优质和新颖的游戏给客户,提高用户口碑和用户体验,是申博Sunbet最简单的追求和最根本的理念!


离我第一次翻开《北京法源寺》,已过去了快十年,离我第一次去到北京法源寺,也已过去了六年多。自2013年2月第一次到访法源寺算起,我一共去了五次法源寺,春夏秋冬四个时节都经历过了。北京天色死板,虽然不太宜居,但四季却清晰得紧,北京法源寺也呈现出四种差别的样子容貌。

我与法源寺

这十年里,我也从一个懵懂无知的中学生,变成整日「之乎者也」的研究生。我不仅常去法源寺,也夜以继日地继续读这本法源寺,我不仅继续读李敖,也去到了台湾,在台大读书,和李敖成为校友。我在那边访问李敖的教师和朋友们:温州路的殷海光、南港中研院的胡适之,也读那些和李敖论争过的对头。

「我死诸君思我狂」,客岁三月,李敖也离开了。在这个夏天即将终了的时候,我又去了法源寺,一年四季宛如一个轮回。这个轮回里法源寺总是幽静,变动的总是人,说是我在法源寺,终究是法源寺在我,以静止不动的姿态观照人世我们的浮沉。我也传神感受到那书中最后的道别,李敖说「北京法源寺、北京法源寺!我们不配想你再会,是你向我们道别、向我们一代一代道别。你的生命,就是我们的。」

肠病毒重症 病发3天殒命

疾管署昨天宣布国内首例肠病毒并发重症殒命病例,个案为高雄一岁男童,感染肠病毒71型,从出现发热、呕吐到紧急送院医治,病发三天就殒命,为时隔三年再次出现因感染71型殒命案例;疾

李敖的读者似乎少了

我第一次读到《北京法源寺》,还在念高中。这本被李敖自称为「诺奖级别」的小说,若真是以一本小说的角度来看,并不好读,它常常出现大段的对话与议论,内容又佶屈聱牙,以小说之见不免无趣;假如从一本历史乘的角度来看,《北京法源寺》又多是假造,虽然回到了维新变法现场,但许多话满是李敖借人物之口托出,以史乘之见又不免戏谑。

但《北京法源寺》的妙处正好在这里,以小说为饰辞,以历史为依托,那些大段的对话让人读后认为面红耳赤、大汗淋漓,似有快意、似有急切、似有汗颜,变法百态,一书中孔见。康有为与佘法师论忠,梁启超与谭嗣同论佛法,平山周与林权助论死,谭嗣同赴法场,康有为回故寺。这些主题纵横天地,横贯古今,不理解中国古代历史者不能窥其全貌,不理解中国当代历史者不能得其英华。尤其是内中齐心用心求死的谭嗣同,李敖借助平山周之口咬定了,复生是明知可不死却偏偏要死:「我要用一死来证明,我决计陈尸在这里,关照大家猛回头,革新的路行不通了,以谭嗣同为鉴,不要再有任何幻觉。……别人从表面上只知道我为变法而死,却不知道我为变法可不死。从高远博大的角度来说,我不是为变法而死,我为革命而死。」

李敖说可以不死却偏偏要死,这是辨别庞大与平常的特质。变法的败北,说明个人只要和群体的大多数一同沉浮,才免于被残酷对待,个人愈优秀,就愈特立独行,就愈随意马虎遭到群体的伤害。群体是遗忘的、利令智昏的、残酷的、愈是庞大的民族,愈有这些特性,求仁得仁变好了。这那边是在写谭嗣同,清晰是在写我们自身。

发表评论
欧搏官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