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翔“宫斗大戏”,谁在说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财经连环话(ID:FENG2nd-rich),作者:小栗句,原文标题:《蓝翔“内战”》,头图来自:视觉中国(图为蓝翔技校实践授课现场)


丈夫送妻女入狱、妻子举报丈夫、反手又被女儿举报,蓝翔一家子的剧情越来越离谱了。


4月 27日,山东蓝翔技校校长荣兰祥的女儿荣婷实名举报母亲孔素英,称母亲孔素英在媒体上打造虚假人设,并没有其宣称的“生活困难需要接济”。



并称孔素英早已持有美国绿卡,在西雅图有别墅,她非法处置商丘天伦花园小区房产的目的,是想转移卖房款。“我们姐妹三人不想再被别人利用,再参与违法的事情,也不想再进去了。”


“姐妹三人再被利用”,指的就是2018年,荣兰祥起诉孔素英非法变卖天伦花园属于蓝翔集团的财产,因孔素英涉嫌非法处置财产,将其和三个女儿送入班房。


早在2014开始,荣兰祥与孔素英夫妻二人就围绕天伦花园反复拉锯,互揭“老底”,孔素英举报荣兰祥多次家暴自己,并且借三个身份证超生共6个孩子、拥有多个情妇、可能存在私生子等。


荣兰祥则上演了“跨省打老丈人”的狗血戏码,对外宣称孔素英是邪教成员,并用法律手段将妻女送进监狱。


2021年10月13日,“二进宫”还未出狱的孔素英,又举报荣兰祥涉嫌偷税漏税。


这场宫里宫外都没断过的大戏,如今又出现了阵营更迭——在荣兰祥的女儿荣婷举报亲妈,摆脱了背景板身份后,剧情已经愈发扑朔迷离了起来……


一、荣兰祥“打打杀杀的江湖”:斗殴招生、跨省打群架


荣兰祥和孔素英曾经也是一对患难夫妻。


1984年的济南五十七中,几间教室组成的“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就是他们创业的起点。


从老丈人孔令荣手里借来500块的启动资金,并借其退伍军人的身份拿下部队专业人员培训的业务后,荣兰祥从部队的生意开始做起,最后又逐步转向农民工、职校学生,在教育方面大包大揽起了下沉市场。


“天桥”虽然教的不是三教九流,而是工程机械、美容美发、摩托车维修、电焊等专业技能,但在“叫卖”方面,荣兰祥一直有着超前的品宣意识——90年代便开始在电视投放广告,而那时候电视广告这一形式才刚刚兴起。


1997年,“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正式更名“蓝翔技校”。几年后,唐国强老师一句“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不但让这所民办职业学校迅速洗脑全国,也让山东人与挖掘机的羁绊贯穿了整个古典互联网。


2009年,《纽约时报》一则关于Google等美国公司遭遇黑客攻击,且黑客攻击与中国山东的蓝翔技校有关的报道,更是让蓝翔一举成名,成为流行文化中一枚独特的符号。




校长荣兰祥更是善于玩梗,曾在毕业典礼上向学生讲话:“同学们,咱们蓝翔技校就是实打实的学本领,咱们不玩虚的。咱们蓝翔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


但强大品宣的背后,蓝翔的历史却并不光彩。


当年的蓝翔招生点设在济南的汽车站、火车站,有专人负责“招生”,打一场50块,全年无休地和其他技校争夺生源——招得多的还会被校长荣兰祥请喝酒。


为了赚招生数量的提成,学生刚入学时,招生办的老师像是销售一般卖力地介绍课程,在学生的学费交齐后却又立刻形同陌路。


与“9.9入门课”的互联网思维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实际上却是“包教不包会、退学不退费”。


有意思的是,荣兰祥最引以为傲的办学模式就是“将工厂搬进学校”。确实,校内比校外高得多的物价,以及繁琐严苛的校规制造出无数的罚款,让蓝翔的学生更像是倒贴钱的劳力。


而这些劳力,还要为荣兰祥“打江湖”。


荣兰祥的“江湖”轶闻,最为知名的不外乎就是百人跨省打架事件:


2014年9月5日,河南省商丘市的天伦花园门口,蓝翔技校副校长王某带领上百名蓝翔技校的职工、学生及社会人员从山东济南赶来,与蓝翔校长荣兰祥妻子孔素英的家人发生冲突。


年过七旬的荣兰祥岳父孔令荣在这场斗殴中负伤,带头的副校长和老师、孔素英的弟弟、妹妹则被刑拘。


不过荣兰祥对此倒是处之淡然:“我又没参与,我只是召集学生跨省打扫卫生。”


只是如果挨揍的不是荣兰祥的岳父,人们可能还会真的斟酌一下他是否对公共卫生事业如此热心。但实际上,价值1.8亿元的天伦花园早就成了这场财产分割的主战场,从2013年荣兰祥与孔素英从打上离婚官司起,两家人的争斗就从未停歇,且至今仍未解决。


二、亲手将妻女送入牢狱


蓝翔最值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学校。


作为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主要项目成果,天伦花园的351套房产与停车场、商铺,才是兰、孔二人争夺的焦点。


2014年6月,被离婚官司搞得焦头烂额的荣兰祥写下《证明》,将个人财产全部给他和孔素英生育的6个子女。


不知是因为求财心切,还是因为夫妻多年她深知丈夫的秉性,孔素英并没有耐心地等待这份证明被履行,而是私下以受6子女委托的名义,叫上娘家人和一伙“黑社会”,以每平米3300元的低价对外出售了145套房产,与一众业主签订了《房屋转让合同》。


而据荣婷所言,三人同意签字的原因是孔素英称不签字就没法卖房子,就救不出因“跨省打群架”而被拘留的孔素霞、孔素梅等人。


但在荣兰祥看来,这成了家人联起手来的“背叛”。


于是荣老板做起两手准备。9月纠集百余师生跨省武斗;10月向济南法院起诉孔素英,申请财产保全,将天伦花园房产纳入轮候查封中。


2014年11月21日,孔素英发起反击,向多个部门递交举报信,指控荣兰祥涉嫌“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家暴”;荣兰祥则指控对方是邪教成员,二人反复拉锯,并于2016年正式离婚。


同时,离婚官司裁定蓝翔技校存续期间不得分割;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范围,不得分割;孔素英曾私自出售夫妻共有的部分房屋,需赔付荣兰祥20多万元。


一场官司下来,孔素英一分钱没捞到,还要倒赔二十多万。


但这还没完。


除了让孔素英赔钱以外,荣兰祥还想让她把牢底坐穿。


2017年,山东蓝翔房地产公司、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以“涉嫌构成非法处置财产罪”,申请对孔素英等犯罪嫌疑人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而孔素英非法处置的财产,正是两人反复争夺的天伦花园——荣兰祥将此房产包装成了送给学校教职工的福利房,由于2017年山东省政府批复了“关于同意将山东蓝翔高级技工学校改建为山东蓝翔技师学院的批复”的文件,该房产已经成为属于国家教育资产。


这和当年的那场“召集师生跨省打扫卫生”活动形成了逻辑闭环——原来大家打扫的是自己家。


2018年1月,孔素英正式因“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被判有期徒刑两年零三个月。


同时,两人的三个女儿分别被取保候审、羁押候审,以及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四个月。如今举报母亲的荣婷,在2021年9月份才刚刚出狱。


据孔素英自称,其曾通过朋友向荣兰祥传话,只要孩子能出来自己愿意放弃所有财产诉求,但均被荣兰祥拒绝。


2020年4月20日孔素英刑满释放后,在监狱门口再次被济南警方带走,又因同一罪名再次成为了犯罪嫌疑人直到2022年春节前一个礼拜才服刑结束。


三、胁迫女儿、欺瞒法院


被荣兰祥两度送入监狱,宣称自己“生活困难需要接济”的孔素英看起来似乎是个受害者。


可实际上,在这起跨度近十年的房产纠纷案中,她才是真正的江湖“狠角色”。


天伦花园小区建成于2007年,地理位置优越,靠近火车站,且是学区房。


2019年, 济南市天桥区法院在天伦花园小区张贴执行公告,以对小区房产进行拍卖为由,责令该小区业主限期迁出。小区274位业主提出异议,并被认为涉嫌虚假诉讼罪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


但买房的收据和合同上,签字的荣燕、荣婷等人却对此并不知情。


2014年9月初,荣婷刚刚从国外回国,据其所言,当年姐妹三人是在空白房屋转让合同、收据上签字画押,其中甚至还有模仿女儿笔迹签字的合同。


同时这一过程也并非姐妹三人完全自愿。


在荣婷的视频中,提到其娘家亲戚利用各种理由强迫姐妹三人签了好几百份空白卖房合同和空白收款收据,不签字不让走、也不让睡觉。


同时母亲孔素英与其兄弟姐妹等人不顾商丘房产已被法院查封的事实,组织带领赫书全、焦玲等有黑社会性质的人员武力将蓝翔学校看护天伦小区的人员全部打跑,强行赶出小区——这也是蓝翔百人跨省打群架的肇始。


除了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以及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闹事费发、非法霸占楼盘外,孔素英还涉嫌簒改合同欺骗法院等违法行为。


据荣婷所述,在法院查封房产后,孔素英又找到律师李洪道,以两套房为代价换来了“只要把合同和收款收据的日期改到法院查封前,卖房子就是合法的”的建议。于是买房人和卖房人多次开会串通将“房屋转让合同”和“收款收据”时间都倒签在了2014年9月2日法院查封之前。


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孔素英,大量低价售出房产,“凡是能找到厉害关系的人,就给他们送房子”,以造成“人多势众”、“法不责众”的局面。还联手当地势力“划分”各自卖房范围,在自己所认识的圈子内出卖、出租、赠送房产,最终导致天伦小区诸多业主因手续不全涉嫌犯罪。


不过,如今孔素英纠集的各路势力已经将其“架空”,“各卖各的房,各收各的钱”,连孔素英本人也无法再进小区。


四、剪不断理还乱,“宫斗大戏”中到底谁在说谎?


孔素英曾向媒体宣扬,前夫荣兰祥有严重的家庭暴力倾向,不仅对自己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也威胁到其家人安危。


但在目前其女儿的曝光中,涉黑、霸房、胁迫女儿,似乎她本人更符合她自己所描述的“威胁家人安危”。


4月28日,孔素英曾向媒体表示,荣婷目前身在济南其父亲处,刚出狱时荣婷曾电话联系自己,因为争议房产受荣兰祥威胁,并认为当下的视频是荣兰祥让她发布的。


但4月28日晚,凤凰网视频采访到荣婷,其本人再度反驳其母孔素英,荣婷称,美国别墅确由孔素英购买,与其此前声称是荣兰祥购买不符。且申请绿卡及入美国籍是在父母分居之后办理的,而非荣兰祥出资获取。


荣婷还否认自己举报母亲是被人胁迫,在视频中她称希望母亲不要再歪曲事实,蒙骗公众。


这场真真假假的“宫斗大戏”反复反转,只是真相难为看客所知。


目前唯一可以掌握的事实是,天伦花园的房产在法律上确实属于山东蓝翔技师学院全资控股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有,孔素英等人为非法霸占房产。


但同时,荣兰祥也并没有那么“干净”。


2021年10月13日,孔素英举报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涉嫌偷税,荣兰祥当时对此曾表示不知情。


但后来此案被国家税务总局商丘市税务局查实,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神火大道两个地块于2014年1月起发生城镇土地使用税纳税义务,但一直未申报缴纳。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4年至2019年六个年度,每年应申报缴纳的税额为227190.51元,这6年共计少缴城镇土地使用税1363143.06元。


据悉,山东蓝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补齐数百万元税款及滞纳金,同时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荣兰祥已于2021年2月8日退出该地产公司董事行列。


代替荣兰祥走向前台的,则是荣小龙与荣柏霖——二人均为荣兰祥之子,并列为山东蓝翔技师学院副院长。


2014年9月,荣兰祥在接受《环球人物》杂志采访时曾称蓝翔技校不会效仿新东方进行上市,不愿“按照股份制企业的章程规范”使其“资产被稀释”。


这种家族制经营一直是荣兰祥的核心经营理念。


凤凰网财经首席战略顾问周掌柜告诉《风暴眼》,由于家族企业的构建成本低,家族成员信任关系高,家族企业其实具备很高的实用价值。


周掌柜以德国bosch为例,bosch从根本逻辑上说也是一个家族企业,但由于其家族资本更社会化,因而治理结构更为明晰。通常来说,家族成员会作为实际股份控制方,将管理权交给职业经理人,或通过家族信托进行管理,不同的制度设计,取决于企业的不同的情况。


而荣兰祥家族的问题,就在于没能将家族企业充分股份化,缺乏明晰的产权、职责,这种靠私情、“关系”去维护企业治理的状态。


如今,这个家族“帝国”夫妻反目、分崩离析,谁都摘不清身上的“污泥”。且这场家人之间相互举报的“宫斗大戏”,似乎还远未迎来它的结局。


参考资料:

《揭秘蓝翔灰色帝国》,中国经营网

《法院查封期间楼盘被销售 蓝翔房产争议致7名业主获刑》,中国经营网

《蓝翔校长荣兰祥:妻子是邪教组织成员 仇官仇富风气不好》,南方都市报

《蓝翔被挖偷税,当当公章别腰,同林鸟因何互捅刀?》,野马财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小财经连环话(ID:FENG2nd-rich),作者:小栗句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