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在线网·散文】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从化隆县嫁到贵德县太平村,屈指算来已经有虚60年了。小时候因为成绩优秀考上了西宁师范学校,只不过念了一学期,家里人就让她辍学。因而在那个时代虽然没有完成学业,我的母亲的学历是非常高的,毫不夸张的说是那个时代的才女,哪怕是贵德全县也找不到几个上过师范的“女大学生”,放在今天就是相当于考上了北大清华或出国留学了(小夸张小得意)。尽管这个大学生的身份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好处,但是在后来的子女教育上却是起到了实实在在的作用。

我的母亲有非常巧的手艺,剪纸是她的绝活,一把小剪子,蓝雀探梅、花开富贵、蝴蝶纷飞、秋菊傲霜,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图案摆在我们面前,我怀疑那是一双布满老茧的手吗?!给社火里的八洞神仙灯笼剪纸,一般都是花鸟,象征着国强民富、富贵幸福,贴上去恰到好处,非常好看!小时候,每年五月端午节到来的时候,母亲总会做一些非常好的香包,挂在我们的胸前。而母亲做的最好的恰恰是做绣球,庄子里女儿出嫁,是要一对绣球,所以大家就来求我的母亲。于是用硬纸沾好八等分的支架,再向里面填充棉花和香草,最后用红丝绸包裹用浆糊粘连起来,挂上吊绳和穗子,就成了一对非常大气、非常好看的红绣球!

我的母亲也喜欢唱歌,喜欢教我们社火段子和民间小调,自小我们都学会了《五大将军》:

麦子花开白又黄,哎嗨吆哎,麦子花开白又黄哎,把亲朋好啊比个三国的刘皇叔,东吴就招了亲,四海里就扬了嘛扬了名!

大豆花开白带青,哎嗨吆哎,大豆花开白带青哎,把亲朋好啊比个三国的诸葛亮,手拿八卦掐着算,草船上嘛来呀啊借箭!

……

我的母亲越老越爱劳动,70多岁的时候,干活好像不知道劳累,家里的七亩地,从来都是她在操心,在我们面前从来不会抱怨,身体非常健康。家里又养了两个奶牛,饲养、挤奶、做酸奶,到河东集镇上买酸奶,非常非常辛苦。我们总是希望母亲把奶牛给卖掉,但是她根本听不进去,对我们说,两个牛,每天能卖掉十几斤牛奶,每天还能卖掉十几碗酸奶,算来每月有两三千块吧?这还不算自己喝掉的牛奶和吃掉的酸奶,家里的零用钱也有了,病也不得,你看我们两年都没有得感冒!乍一想,父母亲身体是何等的健康!我们虽然还是希望父母把牛卖掉,但不是太强迫!在我看来孝顺父母不仅仅是给他们送去财物,也要顺从他们的意愿,让他们干自己喜欢的事,让他们自由的劳动。

往往我的母亲得病了,当我们知道的时候,她已看过病了。我就埋怨上几句,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母亲说你们忙,麻烦着干啥俩,干花钱着。我们总想着给父母亲买些衣服,我的母亲总是推辞说新衣服很多,不愿意买,稍微买点贵一些的衣服,又会埋怨上半天价格太高,不要浪费钱。在我们都是房奴阶段的时候,我的母亲用健康的身体和辛勤的劳动减轻了我们的负担,这是我们的最大的幸福。每当我们想要回家的时候我的父母都把我们当成亲戚做好吃的东西、唠家常,临走的时候总要拿点家里生产的时鲜蔬菜和水果,送出大门老远,这样的幸福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人过中年,家里有让我们敬仰的母亲,像一根绳子牵着子女,真正是我们的最大的幸福。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